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动态

第24480483号“大泔原”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发表时间:2020-09-15 11:20:07

文章作者:小编

浏览次数:

  申请人:宁波甘源食品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宁波中桓知识产权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蒋权
  
  申请人于2019年06月18日对第24480483号“大泔原”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我局予以受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的主要理由:争议商标与申请人在先注册的第1611167号“甘源GANYUAN及图”商标(以下称引证商标)已构成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被申请人与申请人产生过业务往来,被申请人注册争议商标存在明显恶意,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属于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行为,易误导公众,并损害申请人及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综上,请求依据201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称《商标法》)第七条、第九条、第三十条、第四十四条等规定,对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申请人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
  1、企业相关信息;
  2、引证商标流程;
  3、荣誉证书;
  4、申请人企业与争议商标注册人业务往来的送销售单;
  5、“甘源”花生酱及“大泔原”花生酱包装比对。
  被申请人在我局规定期限内未予答辩。
  经审理查明:1、争议商标由被申请人于2017年6月5日提出注册申请,核定使用在第29类花生酱等商品上,商标专用期至2028年6月6日止。
  2、申请人引证商标早于争议商标申请日期申请注册,核定注册使用在第29类花生酱等商品上,目前均为有效注册商标。
  以上事实有商标档案予以在案佐证。
  我局认为,鉴于本案争议商标于2019年11月1日《商标法》修改决定实施前已获准注册,根据法不溯及既往原则,本案实体问题应适用2013年《商标法》的有关规定。因我局于2019年11月1日以后审理本案,故程序问题适用2019年《商标法》。申请人请求宣告争议商标无效援引的《商标法》第七条、第九条为原则性条款,其实质内容已体现于《商标法》相应实体条款中。我局将根据当事人的评审理由、提交的证据等情况适用《商标法》相应的实体条款予以审理。
  一、争议商标文字“大泔原”与引证商标文字“甘源”在文字构成、呼叫等方面相近,构成近似商标。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花生酱、以果蔬为主的零食小吃、果酱、芝麻酱、食用油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花生酱、食用油等商品在商品的功能、用途等方面均相近,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因此,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在上述商品上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的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其余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花生酱、食用油等商品在功能、用途、服务场所、消费对象等方面存在区别,不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因此,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在其余商品上未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的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二、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所述“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商标注册的情形主要是指系争商标注册人在申请注册商标的时候,采取了向商标行政主管机关虚构或者隐瞒事实真相、提交伪造的申请书件或者其他证据文件,以骗取商标注册行为;或者基于进行不正当竞争、牟取非法利益的目的恶意进行注册的行为。申请人虽主张被申请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申请注册争议商标,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但提交相应证据不足以证明。故我局对此不予支持。申请人其余理由缺乏事实依据,我局不予支持。
  综上,申请人无效宣告理由部分成立。
  依照201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条、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六十八条的规定,我局裁定如下:
  争议商标在花生酱、以果蔬为主的零食小吃、果酱、芝麻酱、食用油商品上予以无效宣告,在其余商品上予以维持。
  当事人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收到本裁定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并在向法院递交起诉状的同时或者至迟十五日内将该起诉状副本抄送或者另行书面告知我局。

合议组成员:李颖雪
黄会芳
刘浩

2020年04月07日